微信二维码

青眼 | 松泽深圳公司停厂,生产转至国内外三地能自救吗?

葱白 2020.04.18

4月17日,松泽化妆品(深圳)有限公司发布一则员工安置的通告称,深圳工厂将于2020年5月17日起全面停业,公司将分批次与员工沟通协商解除事宜及经济补偿方案。


青眼调查了解到,松泽深圳公司的确即将停厂,但并非是公司倒闭了,而是将工厂转移到了墨西哥和上海等地。不仅如此,由于松泽在行业内的知名度较高,该公司工厂的转移,也引发了业内对化妆品生产企业选址问题的讨论。


松泽深圳工厂下月停业


松泽化妆品(深圳)有限公司(下称松泽深圳公司)在通告中详细解释了停厂原因为,2018年以来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及全球市场变化,对公司产生了严重打击,造成公司持续亏损经营,财务透支。加之今年全球疫情的严重影响,导致商店停止营业,公司的货款回收期延长,致使公司难以为继。


松泽公司表示,现在已将公司股权进行转让,“由于收购方将不再从事化妆品的生产工作,深圳工厂的生产经营将自2020年5月17日起全面停止。”

1.jpg

对此,青眼致电松泽相关员工确认,松泽(深圳)工厂停业的消息属实。


根据公开信息显示,松泽公司成立于2000年12月,在深圳从事化妆品设计开发、生产、销售近20年,该公司主要从事彩妆产品的生产与出口销售,主要出口国为美国、俄罗斯、南美、澳大利亚、拉丁美洲、欧洲等国家和地区。主要合作的公司包括了美国的沃尔玛公司、Kmart凯马特(美国零售公司)、Costco(美国开市客连锁企业)、Ulta Beauty(美国著名美容产品连锁)、Tesco特易购(英国最大零售公司)等。


据行业人士透露及公开报道显示,高峰时期,松泽公司的员工曾一度多达17000名,且业绩高达近50亿元。


此外,一位知情人士还对青眼称,松泽深圳公司工厂以28亿元卖给了一家房地产公司拟做房地产业务。而根据企查查显示,松泽深圳公司目前由深圳同方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1%,松莉化妆品(香港)有限公司持股49%,且后者为松泽深圳公司的最终受益人。值得一提的是,深圳同方89.4%的股权则是掌握在正中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手中。

2.jpg

| 截自企查查


松泽国内业务转接至上海松莉


“疫情或许只是加快了松泽深圳工厂的停业,并不是主因。”业内两位知情人士均向青眼表示,事实上从去年开始,松泽深圳工厂就已开始缩减人员。其中一位彩妆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告诉青眼,去年开始,他旗下的工厂就招聘了多个被松泽工厂遣散的员工。他还表示,一般彩妆工厂比较喜欢用松泽系的员工,因为他们踏实能干且经验丰富。


根据公开报道显示,松泽化妆品(深圳)有限公司隶属于美国加州洛杉矶的Markwins International Corp。目前Markwins公司的市场布局分为三个板块,外贸业务转移到墨西哥,由“Markwins Mexico”公司负责运营;东南亚业务则是在泰国完成布局,由“Markwins Thailand”公司负责运营;松泽深圳公司承接的中国业务将由松莉美容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接手(下称松莉上海公司)。


企查查显示,松莉上海公司与松泽深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是陈松泽,松莉上海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100%控股股东为松泽化妆品有限公司(香港),最终受益人则是陈松泽和松泽化妆品有限公司(香港)。

微信图片_20200418154205.png

截自企查查


此外,根据国家药监局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本案服务平台信息显示,松莉上海公司主要为美缤纷品牌贸易代理(深圳)有限公司的PHYSICIANS FORMULA、wet n wild两个品牌进行代工生产,产品包括了唇膏、腮红、 唇釉、眼影、粉底液等多个品类。

微信图片_20200418153949.jpg

| 截自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本案服务平台(4月18日13时截图)


深圳早已不适合化妆品生产企业落户?


综上不难看出,松泽并非真的倒闭,而是将工厂转移了。这一点也得到了曾任松泽公司最高管理层的首位大陆人、现任中国彩妆学会会长的路军强的证实。路军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松泽关闭深圳工厂并不是松泽倒下了,而是已经完成战略转移和布局的最后一步棋。”


由于松泽深圳公司属行业首个大型工厂公开发声停厂的企业,由此也引发了行业内关于化妆品生产企业选址的广泛讨论。


“化妆品生产企业不适合落户在深圳。”这一观点得到了多位业内人士的赞同。


广州艾蓓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彩妆部总经理邓伟健向青眼表示,由于深圳地区的人力、房租等成本较高,且配套的产业链不完善,因此很多化妆品生产企业赚了钱后都会把厂搬到广东惠州、广州、上海等地。


他认为化妆品生产企业比较适合在广州、江苏两地建厂,因为这两地的供应链相对完善,化妆品相关的人才也相对集中。“广州就不用多说了,人力成本比深圳低,且供应链较完善。就江苏而言,目前莹特丽、科玛等大型化妆工厂选择在江苏落户,带来了原料、包材等上游供应链的配套,因此江苏也适合化妆品生产企业的生存。”


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、资深研发专家陈来成则进一步表示,广州适合研发、设计、规模化的OEM/ODM企业。他表示,广州花都现在是中高端化妆品的集中地,而白云区则在着力打造千亿级规模“白云美业大湾区”。


一行业人士在朋友圈表示,“深圳,早就不适合做化妆品行业,当地化妆品产业链不完善,很多工厂已转移到了上海、广州等地。”


此外,上述彩妆生产企业负责人还向青眼介绍,松泽将一部分业务转移到墨西哥的主要原因是,墨西哥距离其主要出口国美国的距离近且物流方便,对于其出口业务有利。但实则目前也存在着隐患,即墨西哥工厂的当地员工自律性不如中国员工,当地员工能否较好地融合公司的企业文化也是一大考验。


随着全球疫情的严峻形势,中国外贸企业的确迎来较大的挑战。此前,有企业接受青眼采访时表示,疫情或许要影响公司上半年80%的出口业务(详见《上半年,化妆品的出口“没戏了”》)。可见,松泽将出口业务转移至他国能否自救,也有待时间观察。


 (青眼:不一样的视角)


| 让 美 妆 新 闻 不 软 |

青眼官网Logo

青眼网络科技(武汉)有限公司   鄂ICP备16006802号